2018-08-19 08:18:00

 



亚马逊执行长贝佐斯年薪加上股票选择权约170万元,约为亚马逊普通员工的59倍,但贝佐斯身家1540亿元,根本不靠公司薪资过活。(欧新社)



沃尔玛执行长麦克米伦年薪2280万元,约为沃尔玛普通员工的1188倍。(美联社)



麦当劳执行长伊斯布鲁克年薪2170万元,约为麦当劳普通员工的3101倍。(欧新社)

最新研究显示,美国经济蓬勃成长,真正的大赢家不是一般上班族,而是企业界领导人;因为去年股市大好,强力拉抬这些企业高层手中的股票价值,而不是因为高额奖金或大幅加薪。

以2017年数据来看,全美前350大股票上市公司执行长的平均薪酬,全年大增17.6%至1890万元;反观同期一般上班族的薪资仅小升0.3%。

以倍数来看,2017年这些执行长的平均所得,是一般美国上班族的312倍,远高于英国的94倍或法国的91倍,逼近2000年历史新高的344倍。

财经新闻网站Business Insider与“每日邮报”报导,华府智库“经济政策研究所”资深研究员米歇尔(Lawrence Mishel)与分析师洁西卡.史埃德(Jessica Scheider)分析这350家企业执行长的2017年所得资料,包括已执行的股票选择权、薪资、红利与长期绩效奖金等,最后发现在整体薪酬中,股票才是让他们赚饱饱的原因。

两人在报告中写道:“从已执行的股票选择权来看,执行长的薪酬激增,是来自整体薪酬组成中的股票相关部分,而不是来自薪水与现金红利的变动。”

2017年美国主要股市指数跃升20%,因此这些领导人手上股票的价值也水涨船高,并不令人意外。

不过米歇尔指出,设定执行长薪资的企业薪酬委员会,为领导人规画如此高额的薪资,等于使一般上班族陷入不断损失的循环。

米歇尔说:“他们(薪酬委员会)没有好好节制,这实在太奢侈了,很难相信这些执行长因为拿到这么多钱,早上起床上班就会有很好表现,他们表现不会比30年前好上十倍。”

他指出,执行长拿到的钱愈多,能分给一般员工的钱就愈少,而且共和党主导的国会,去年12月通过减税案,只会让富者更富。

米歇尔说:“(金字塔)顶端1%组成人口最多的就是企业高层主管,而企业执行长的薪酬成长,带动这1%族群的所得同样大增,因为执行长占了这1%族群所得的40%至50%。”


另一视角